CS Host Belen

For English, please press here.

來到西班牙首都馬德里,終於遇上令人不愉快的CS Host Belen,中間波折重重、雙方都自覺正義、囂橫跋扈、扯火積怨;最終我投降,並漏夜逃亡,遠離是非地。

之後我被Belen寫了負評(對CSers是致命傷),而我也回應了一篇(自以為)絕世反擊好範文,結果Belen無回覆,並刪除了她對我的負評+我的回應,之後還刪除了自己的帳戶。

上圖是我印象中的Belen:張牙舞爪、怒髮衝冠、鼻毛外露,我特地用了畢加索式的「爛面」風格來畫,是在離開馬德里,前往阿布札比的飛機上完成的。

事後看來,我們各有不是,我不夠禮貌、Belen不夠同情心,同一件事,我們的看法迴異,又無好好溝通,做成羅生門式的各執一詞、各持己見,做成怨懟,最終拆夥收場。

旅行很浪漫,也很現實,每次遠行,都是自我反省的機會;每位奇人,都是開拓眼界的時機,人在外,悲喜與共乃常事,最重要是不忘本心,把握當下,少些怨、多點愛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 

「很累耶……」


我在窄窄的巴士座位挪動一下,舒緩了酸軟,卻緩解不了饑餓。
由巴塞隆拿來馬德里,坐了半天巴士,由天光坐到天黑,麵包啃光了,電話無電了,肚皮打鼓了,我兩眼發直的望出車外,呆望在黑夜中、微弱街燈拖出的殘尾。

這程巴士僅12歐元,是我幸運地在網上買到,但到馬德里已是晚上十時,巴士站與馬德里CS Host Belen的家不近,要再轉乘地鐵,我怕自己找不到路,幾天前已在CS網站問Belen可否來巴士站接我,心想若Belen不肯來巴士站,就自己努力摸路好了,誰知Belen竟說OK,我大喜,放心了。

但悶在巴士,又累又餓,眼看天色漸黑,有點擔心Belen會否出現;就算出現了,也怕她會覺得我煩。

唉,多想無謂,我閉上雙眼,努力入睡,希望儘快到馬德里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窗外的天色已全黑,女兒不在的家,時間過得特別慢、屋子特別靜。
今天的晚餐是雞肉黃咖喱飯,是女兒的最愛,希望她在澳洲吃得好、住得慣,她不在家的這幾個月,我不用天天趕回家煮飯,倒也優悠;但沒有了她的家,只剩我一人,靜得發麻。

我收起晚餐的一隻碟、一隻杯,正納悶着聲稱今天要來的Couch Surfer小圓會否出現,看看手機,才知有幾個來自小圓的未讀訊息。

原來一小時前,小圓問我能否到巴士站接她,都這麼晚了,實在懶得出街,我給小圓發了家附近的地鐵站名,讓她自己從巴士站過來。
我放下手機,洗碗去,完成雜務後,泡了熱茶,正舒服地窩在軟梳化,小圓又發訊息過來了。

好煩。

小圓說她快到馬德里了,仍堅持要我到巴士站接她。

我寫道:「我在家,你起碼要等我四十分鐘,我才能到巴士站;不如你自己過來吧,坐地鐵很近。」

小圓寫道:「我怕迷路,又帶着大行李,若您能來巴士站就太好了,我不介意等四十分鐘,但若您真的不方便,我也可以自己過來。」

我心想:「帶着大行李又如何?我又不是門僮,不過你咁寫,即係焗我去啫……」

我寫道:「OK,四十分鐘後見。」


我嘆口氣,更衣出門,希望今次的Couch Surfer正正常常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

為何Belen好像忘了她曾答應會來巴士站接我?
我也不敢提醒她了,總之她說會來,結果好就萬事大吉。

終於到馬德里的巴士站了,Belen叫我落車後不要亂跑,原地等她,但那是一條長長的空蕩走廊,只有一排靠牆椅子,無餐廳、無汽水機、無飲水機,我糧水斷盡、飢腸轆轆,但又不能離開,好淒慘啊,明明有錢卻要捱餓。

我有點後悔了,就算行李再笨重,也能一邊看地圖、一邊找路、一邊拖行李,我應該對自己更有自信,也不應該太依賴人,尤其陌生人,我與Belen素未謀面,她真的會出現嗎?我們相處得來嗎?若她是騙子,那隻身在異地的我,真的渣都無得剩。

我很後悔、很擔心、很饑餓,等了天荒地老,Belen仍芳踪杳杳,我真的很蠢,為什麼無先找青年旅宿,起碼多一個選擇;那現在要不要即時找?乾脆放棄Belen?

正當我猶疑不決地團團轉時,我定了定神,再擔心也無用,畫明信片吧。

畫畫真能定神,在一黑一白、一直一彎的線條中,很寧靜、很安祥。
就在我為巴塞隆拿的黑聖母上色時,Belen飄然而至。


Belen的桃紅圍巾隨着她的娜妸步姿徐徐飛揚,圍巾上的朵朵碎花散開,在Belen身後花舞綻放;Belen皮膚黝黑,稱不上是美女,但笑靨如花,眼紋皺成最完美的角度,嘴巴裂出最理想的弧度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終於到巴士站了。

一看就找到小圓,全巴士站只有她一個亞洲人,小圓是發冷嗎?穿得像只糉。
她的行李真的挺巨型啊,一米多的四轆拖喼;我全程雙手插袋,她也很識做,自己拖行李。

當我看到小圓時,她正畫着什麼,她很高興地說那是巴塞隆拿的黑聖母,那我當然知道,我只想快點回家,夜深了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

Belen好像對畫畫無興趣,只瞄了一眼、點一下頭,繼續雙手插袋,就催促起行了。

我有點失望,之前每位CS Host都對畫畫很有興趣,即使這簡單幾筆的黑聖母,至少也會拿上手看看吧,但Belen似乎毫不在意。

Belen終究真的出現了,非常感激。

但見她行色匆匆,我都不好意思開口繞遠路找嘢食,回家途上我唯有左盼右顧,都不見有餐廳、速食店,甚至麵包店,今次食手指都唔掂呀……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終於到家了。
已經快到凌晨。


小圓忽然說她肚子餓,我有點吃驚,心想:「咁你想點?」

我說:「已經很晚了,明早我煮早餐給你好嗎?」

她說:「我現在很餓,現在可以吃嗎?」

我有點氣,但仍保持微笑,看她怎樣反應,我說:「那你要煮嗎?」

她有點猶疑,說:「我會煮一點點……請問有什麼食材?」

我說:「有點羊扒、粟米……」

她搶着說:「好啊好啊,我什麼都吃!」

我試探着說:「那你先收拾行李,待我煮好你食?」

她即笑道:「好啊!麻煩你了!」


有無搞錯!?她真的要我煮,自己跑開了,亞洲人都這麼沒禮貌嗎?

算了,這回讓你一次。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 

我真的吃驚了。

我真的沒想過Belen真的煮了四條小羊鞍、粟米雜菜沙律,還要是她一份、我一份,其實我只要麵包清水就夠了,現在變成一頓大餐了……

我受寵若驚了,我很感激但不知怎表達,只希望她不要覺得麻煩就好了……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 

第二天了。
早上醒來,小圓還在睡,我就先洗了衣服,並吸塵拖地。

今天下午我要工作,所以上午帶小圓去舊煙廠塗鴉村(La Tabacalera),她喜歡畫畫的話,應該會喜歡那裏。

早餐後,小圓眼珠一轉,烏溜溜的眼睛閃着計算,她說想用洗衣機,她的要求還真多耶,但我真的剛洗了衣服,無位曬衫,就要她後天才洗,算她知趣,沒再死纏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

Belen弄的早餐好豐盛啊,搞得我不好意思了……

早餐竟然有鮮橙汁!來歐洲後都未飲過鮮橙汁了,還有芝士、芝士醬、牛油、橄欖油等配烤麵包,真的超豐盛,但Belen不以為然,還說這是一頓平常不過的日常早餐。

在巴塞隆拿積下了一堆髒衣服,我問Belen能否借用洗衣機,她頓了一下,面有難色,指着露台,說借洗衣機不是問題,問題是無位讓我曬衫,因為她自己的衣服還在曬。

Belen的家很整潔,尤其廚房幾乎一塵不染,但Belen指着的小露台,卻完全相反:小露台被一堆雜物霸佔了一半空間,在一堆長了銹的鐵枝、積滿塵的鋼架的雜物之下,放着一個小小的曬衫架,一堆衣服重重叠叠、雜七八糟的覆在上頭。
乾淨的衣服上吊着朵朵塵花,如此極端也是物似主人形嗎?

我故作鎮定,先行謝過,趕緊說不洗衣也沒關係,Belen聳聳肩,不置可否。 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小圓看來真的很喜歡舊煙廠塗鴉村,不停舉機影相,幾乎每一秒也拍一張,我真懷疑這樣濫拍,出來的效果會好嗎!?

我工作上也兼顧攝影,小圓手上的單反相鏡算是中上貨色,但她這種濫拍風格真的不敢苟同……

她還要我企定定影相,說我的黑白外套與牆壁的黑白塗鴉很配,當模特是無所謂,但要當渣渣低手濫拍攝影師的模特就有點浪費時間,我厲着小圓,邊笑邊問:「夠了嗎?」
她也識做,見好即收,即時放下相機,這還差不多。

逛完舊煙廠塗鴉村後,我要回公司,就給小圓指路去博物館,她很緊張,不停重覆詢問,最後我乾脆帶她到大馬路,沿路直走就到博物館。

唔,早點結束舊煙廠塗鴉村的行程果然是對的,幸好時間預鬆了,我的工作才不用遲到。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

舊煙廠塗鴉村很漂亮啊!
真感謝Belen帶我來,幾乎一個遊客都無,旅遊書也無重點推介,這裏就像天天免費開放的伙炭藝術村,還要一整棟工廠也能自由使用,爽呀!

Belen當天剛巧穿着一件黑白格仔外套,又剛巧有一幅黑白塗鴉牆壁,黑白對黑白,妙趣橫生,我請Belen站在牆前讓我拍幾張,她開頭笑得燦爛,但很快不耐煩,仲開口問走得未,在人家地頭,過江龍也敢怒不敢言,無奈。

馬德里的博物館館藏豐富,真的好靚,一定要去。
但博物館區幾乎只有高檔餐廳,七歐一個tapas,好貴,唯有寄望Belen家附近會有便宜食肆,但一直行到Belen家,都無!

金翅大鑊鳥,我一點乾糧也無,Belen又不在家(Belen給了我鎖匙,讓我自行返家),莫非我要亂翻別人的家找米煮?

就在我六神無主之際,發現廚台流理台上有一窩雞肉黃咖喱,還有少許白飯,雖然冷掉,但仍新鮮,但無任何字條在旁,整個家就只有金光閃閃的食物與飢腸轆轆的我,今次真的有好多隻大鑊鳥周圍飛,要打電話問Belen能否吃這些食物嗎?要出街再找食店嗎?

我很後悔,出得嚟旅行,錢就預咗要洗,不應吝嗇刻薄自己,早知應該吃那個七歐tapas,現在面對這些別人家的食物……吃?還是不吃?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半天工作果然好輕鬆:)
周末的晚飯果然特別美味:))

小圓(果然)比我早到家,我一到家,她就跑出來迎接,眼珠子又烏溜溜地轉,神情閃縮地說:「您的雞肉黃咖喱飯煮得很棒、很好吃啊~」

我一時反應不過來,走入廚房,看到一窩咖哩只剩一半,白飯全沒了,原來她(又)吃掉了我煮的東西,她忙說:「對不起!我回到家很餓,又看見有食物,所以就吃了,不好意思……」

怎麼這個小圓老是肚餓?她不會自己上餐廳吃飯嗎?她(又)吃了我煮的東西,是沒所謂啦,不過也應先問下我囉……

 


我喜歡睡前坐一坐我家的軟梳化,唔,軟硬適中,不枉我特別訂造啊~

小圓特然冒了出來,問我能不能當她模特畫畫,又來?今早還沒拍夠?我現在累了耶……
我說:「夜了,遲點吧。」

她有點失望,但很快的恢復笑容,在說明天的行程。

我明天要上班,但晚上有空,於是問她:「明晚蘇菲亞館免費進場,要一齊去嗎?」

小圓身子縮了縮,猶疑了一下,說:「好呀,一齊去吧。」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

幸好Belen看來不介意我吃了她的東西,太好了。

Belen說明晚蘇菲亞館免費進場,那當然要去,當地人的小貼士果然正啊,省回了入場費!

Belen還問要不要一齊去。坦白說,我是希望自己一個去,博物館本身已經好多嘢睇,我又要(兼喜歡)影相,仲邊有時間應酬Belen大姐呢?
但Belen慢慢向我走來,雙眼盯着我,漆黑的眼珠沒一點笑容,問:「你,要一齊去嗎?」

我忽然覺得自己掉進了黑幫片場,正被殺氣騰騰的頭目啤住,頭目看似在問我的意見,但我其實只能說Yes,我怯於形勢,被迫就範。

晚上我問Belen要不要做模特讓我畫畫,我以往的CS Host都覺得很有趣,但她懶慵慵的賴在梳化上,說遲點再說,我口上連忙說好,心中卻不解,Belen在巴士站看到我的畫沒興趣,現在請她坐着做模特又喊累,我一早在CS網站寫明我正進行Picture the Host Project,Belen卻對畫興趣缺缺,那她到底為了什麼host我啊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周一的工作特別灰……

總之捱到放工,在蘇菲亞館前會合了小圓。

這個蘇菲亞館我來過無數次了,難得的免費兩小時當然只挑精品慢慢看,等會一定得讓她看看畢加索的巨型畫作「格爾尼卡」,那可是西班牙的國寶啊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

什麼!?

蘇菲亞館的免費時段只有兩小時!?
蘇菲亞館仲有畢加索、達利等粒粒巨星!?

唉唉唉,連續三個月的歐洲遊,根本無時間計劃行程,奔波疲累;下次我真的要做定功課,不能入寶山而空手回,我已在Prado Museum錯過了安格爾(Ingres)展,不能再錯過畢加索、達利!

我看博物館,是寧殺錯、無放過,寧願水過鴨背,也要全館看完;蘇菲亞館館藏豐富,兩小時內要用跑的才看得完,我是無所謂,但身邊還鎖着這隻Belen,看她腳踏高跟、嬌豔短裙,真的批咗我個頭都唔信佢跑得郁。

此時我真的覺得Belen是個累贅,一開始我就不想她跟着來,我努力平心靜氣地跟着她到了畢加索的「格爾尼卡」,好靚、很震撼,可以走了嗎?我不想錯過其他館藏呀。

但Belen雙腳似乎生根了,還笑着告誡我:「你應該靜心欣賞名畫。」

頂!我真係想(在畢加索面前)爆粗,我點睇博物館關你乜X事呀!?你依家係我老母呀!?乜X都要管,痴X線呀你!你自己個女在澳洲,唔好揾我嚟代替佢!我嚟旅行,唔咪嚟娛樂你!

但我仍擠出笑容,努力地平靜地建議:「我有好多嘢想睇,不如我地分開行,兩小時後在大門會合,之後再一齊行街食飯好嗎?」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妖!

小圓條X街在說什麼蠢話!?(害我差點在畢加索面前爆粗了)

兩小時內看完整個蘇菲亞館!?

痴X線!

有乜可能!?

走馬看花、囫圇吞棗、不如不看!

藝術是要慢慢欣賞、仔細玩味的嘛,每張畫匆匆只瞥一眼,有乜X意思!?

條X街仲話要分開行,閉館才在大門會合!?
咁我陪佢嚟蘇菲亞館有咩意思!?

我返咗成日工,我都好想返屋企休息,咁夜仲要陪你條X樣出嚟,仲話要分開行!?痴X線啦你!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圓

Belen臉色一沉,瞬即極黑,她的短髮忽然增長,背後冒出陣陣黑霧,(在畢加索面前)化身女妖美杜莎,向我步步進逼。

我瞬間被石化,只知她怒極,唯有強裝鎮靜,不變應萬變。

Belen死瞪着我,交义雙臂,緩緩開口,低吟:「你不太禮貌,我放工都陪你嚟,但你卻想自己行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我已經忘記我說了什麼,但Belen明顯不滿意,她仍緩緩步來,我慢慢後退。

Belen極仇視我,齜牙咧嘴道:「你要自己行?好,你自己行,我回家了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我正欲說些什麼,她已轉身走掉,留下黑霧縷縷。

我重重呼出一口氣,驚魂未定,看看時鐘,只有個多小時就閉館了,無時間驚了,即時拔腿,要在蘇菲亞館稍微跑一下了。


蘇菲亞館一如所料的好漂亮,我一邊心驚、一邊手震、一邊跑、一邊看,大師名作浮光掠影的閃過,名畫在我眼前繁花盛放,但在每幅畫中,我都見Belen的仇視怒容。

Belen的家鐵定回不去了,最麻煩是我的行李還在她家,我還得硬着頭皮回去一次,唉,真想一走了之,永不相見啊……

蘇菲亞館閉館後,我隨便撞進了附近的酒店問房價,櫃台要價百歐,我吐舌,直說無錢;櫃台白眼、別過臉、無語;我默然離開。

正當躊躇間,我撞進了麥記,忽然收到一則訊息,是Sonia發來的。
Sonia是另一位CS Host,我早在幾個月前已與她聯繫,剛巧她發訊息來問候我。

時機實在太剛好,真是天無絕人之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啊,我抓着救命稻繩,厚着臉皮的問Sonia可否借宿,Sonia說:「Okay, but why?」

是啊,為什麼呢?
我該怎樣解釋這個情況?

「Belen的『為你好』沉重得令人窒息。
我唔知Belen想點,Belen是想我扮演一個順從的女兒?(以代替她聲稱在澳洲的女兒?)一個娛樂的小丑?一隻常伴左右的寵物?
我很多謝Belen招待過我,
但世上有些人,君子之交淡如水就夠了。


當晚我回到Belen的家,打包行李就離開了,臨走還要擠出笑容,千謝萬謝她的招待,我真的覺得好虛偽,但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滾滾紅塵就得演戲,咬着牙也不能人前垂淚。


幸好Sonia願意收留我一晚,至少脫離了Belen的魔掌。

但Sonia又是一個怎樣的人?
我會否只是由地獄跳到煉獄?

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Belen

好耶!


小圓條X樣終於走了!
我一定寫你負評,寫死你!

她一回家,就跑了入房,呯呯嘭嘭地收拾行李,然後就要離開,正呀,深夜行馬德里,祝你早預不測!

 

我已經去過蘇菲亞館100+次,我陪你去係俾面你,但係條X樣居然話要自己行,有無搞錯!?
有她在,我在自己的家也不舒服。

坦白講,我覺得小圓人品不壞,只是貪小便宜,她玩Couch Surfing只為省錢,她只想免費食宿全包,條X街仲問我借洗衣機,她不想分享,只想收獲。

我覺得小圓你真的要好好反省自己的無禮,毫不相識的陌生人免費提供食宿、時間、知識比你,你真係要比多啲感恩與尊重囉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